疾控中心:无症状感染者不会造成社会层面的扩散


为了进一步与死神斗争,调整抗感染治疗方案,免疫球蛋白、抗纤维化药物,血液灌流吸附,所有的治疗能用都用了,在没有特效药情况下,王强的治疗就是一系列组合拳,抗感染加积极的支持治疗,我们做到极致,剩下需要时间来检验。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的这一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与北京市此前通报的一确诊病例是同机入境,且二人均被确认为密切接触者后,经核酸检测确诊。

3月28日,德州市疾控接威海市疾控中心推送信息,确认该病例为密切接触者。3月29日,德州市德城区疾控中心对其采样筛查,经实验室检查,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3月30日,患者由120负压救护车转运至山东省胸科医院隔离治疗,经专家会诊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

王强很爱说话,逻辑清晰,我们的交流很顺畅,他也爱提问,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他会不断的发问。在之后的日子里,瑞德西韦、康复者血浆、细胞因子风暴、氯喹、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

因为不安,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只知道我们的名字。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是长久的沉默,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

山东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由比利时输入济南

病例7为中国上海籍,在英国留学,3月21日自英国出发,经香港转机后于3月22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在讨论会那天,领队王振宁队长,栾正刚、刘璠、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我参加了讨论会。

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插管

“医生,我还能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