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发布交通恢复方案 仍然建议市民非必要不外出


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但在海南工作的她,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人传人”,然后接着武汉宣布“封城”,她才觉得情况“非常严重”。

1月19日,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当天一早醒来,发现武汉封城、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

出城这一晚,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车里男乘客很激动,举起手臂狂喊“武汉加油”。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我们了解到,上述两位负责人系应浙江省“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要求,协助向急需防疫物资的旅法中国同胞免费分发口罩的,其中一部分还捐给了法国医院、警察局等一线抗疫机构。需要强调的是,这批口罩是经合法渠道入境的,法国政府不禁止民众配戴口罩,两位负责人从事的是公益而非商业活动,没有违反法国有关法律规定。

她说,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就先过来看看,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

他叫付远军,从荆州江陵开了将近四个小时过来,是为了给一位叔叔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取药,且必须于8日下午2点前送回。

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韦皓月正坐在一个“武汉西”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她返岗才一个星期。